我看见了
森林的失眠

田野的睡梦
————

没时间写文,记一个梗。灵感一半来自 @小队长の仓库 的新图(鬼畜的亨得利cp😂)

出场:裴文德 齐衡 伯力 沈巍。攻受自由心证。


少年裴文德对幼时起就竹马竹马的小公爷心生暗慕,可惜彼时十几岁的小公爷满心都是明兰,直男气息外露,清风皓月。这时黑猫找上门,裴成为镇魂令主,将自己的暗慕埋进心底,开始斩妖除魔的生涯。小公爷则进入政坛,两人日益繁忙,见面机会几乎没有。
就在这时,伯力成为了质子。而小公爷大婚,夫妻不合,苦闷之下经常逃家,于是进宫开解伯力成为他转移注意力的办法。伯力因此却对他有了好感,但知道两人此时身份悬殊,对方又已婚,于是什么都没说。
多年后,已经成为草原霸主的伯力...

有趣的

@倪湛舸 太太特别棒!!!

A-Venue-X:

 @-ForestCat- 同学推荐的文,看看挺有意思。


正午访谈 | 倪湛舸:幻想文学正在捕捉我们的现实


https://www.jiemian.com/article/2418019.html

AU梗2
狗血替身AI
依旧是和豆几的角色

AU片段1

艾利尼昂听到别人叫出埃尔蒙·亚兹拉尔的名字的时候,眼神就变了。

他垂下眼,轻轻晃动手里的酒杯,装作若无其事地注视着杯中玛瑙红的液体。

如同鲜血一样好看的酒液……他舔了舔唇。用眼角的余光瞥到那应了名字的人——银色的长发,苍白但美丽的五官。嗯,不错。精致……且脆弱。

那个名字自他出生起就镌刻在他的肋骨旁,虽然还不清楚到底是“灵魂伴侣”还是“杀死他的人”——尽管少见,但只有一个名字也并非不可能,那意味着,要么他不会死于任何人之手,要么他一生都不会有什么灵魂伴侣。

不过他早就决定好了该怎么做。无论是“灵魂伴侣”还是“杀死自己的人”,他确信自己能够将局面完全掌控;并且彻底消除后者发...

就,推个人

 @维氏手术刀 ⬅️我忍不住真情实感地推一下这位一天五更的打字机精太太。
写的巍澜论坛体特别有意思!无论是ABO还是双影帝还是恐怖游戏npc系列,各个有质量保证!!轻松幽默又特别真实,看完我都想去玩龙城的游戏了有没有……
有质量保证的太太很多,但迄今只有这位太太我觉得真-无愧为打字机精……如此高产还高质!磕粮的感觉简直如同掉进粮仓的仓鼠般阔落!能遇到这样良心产粮的太太简直是人生之幸福!
言辞匮乏就不多吹什么高大上的彩虹屁了,总而言之喜欢巍澜的小伙伴们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紙風船:

“亲爱的崔斯坦,为了我们的健康着想,我真诚地建议你换一首曲子。” 

30天推文挑战 D1-D3

仅限网文。然后第一题我就卡住了emmm……努力追忆了一下,还有印象的大概就是怎见浮生不若梦。太古早了,虽然现在看来有点雷某些方面很杰克苏,但里边的外表清冷内在()性格倔强的受还是有点对我胃口。不过最喜欢的还是第一部,后来万人迷的发展还有某几个攻就太谜了……(其实我觉得05年之前我肯定也看过别的网文,但这一段时间的某些方面仿佛失忆了一般……)

D2。最近看的大概就是……<致施法者伯里斯阁下及家属>(by @matthia-歹徒已经被扭送到无底深渊 )非常好看嗯……具体Lof已经写过长评。马蹄太太一向脑洞大过天,这文整体就很甜很轻松,多线推进切换自然,文笔流畅人物丰满。总而言之...

30天推文挑战-D4/14/30 [全职同人]叶张-假如爱有天意(哨向AU)

#30天推文挑战# D4 [全职同人]叶张-假如爱有天意(哨向AU)BY  @evergreen 。并D14,并D30,是的这是我为数不多买了实体书的同人。evergreen太太是一个写叶ALL的大手,好在我也是杂粮派。然而这个文最牛比的地方在于,它是属于一个多线剧情平行结构的系列文《攻陷叶修特别行动组》中的一部。作者的《攻陷叶修特别行动组》一共写了叶周、叶乐、叶张三部(然而我超想看叶喻啊啊啊),每一部都是·同样的·开头,但是发展不同,就好像GAL游戏的不同攻略线一样……每一部里的CP都是1V1。但是!所有的文的设定都在同一个世界下,并...

《致施法者伯里斯阁下及家属》长评

先给 @matthia-歹徒已经被扭送到无底深渊 打Call!


看完番外,长舒了一口气,有一种心满意足的感觉:这个故事真正的完结了,而且如此圆满。
虽然伯里斯和洛特一定还有很长很长的精彩人生等着他们。
之前正文完结的时候,总觉得少了点什么,而番外把那一点点说不上什么的短少给补足了(不不,我说的不是车……)总之非常完美!

其实Matthia的这篇故事从开始就深深吸引了我。
因为人在国外三次元又忙,不怎么刷lofter,长佩更是极少上,得知此文实属缘分:某天群里妹纸推荐了这篇,被“死灵法师和骸骨大君谈恋爱(?)”的设定勾起了兴趣,好奇点开,结果一口气读完——当时依稀只连载到40...

[SOHYEAR] 春夜

“奥兹,过来。”

奥斯瓦尔德有些犹豫地顺着银发半精的呼唤走了过去。每次玛门用这种单纯到带点愉悦的声音召唤他,泰半是没有什么好事。

然而这似乎真的只是一个单纯的招呼——至少到现在为止半精并没有做什么。金发男子发现周围的温度似乎有所上升,有带着暖意的白色雾气不时缭绕过他的面前,然后在春夜寒意料峭的空气中消散,只弄得他鼻翼有些发痒。

他带着警惕地看着周围,同时往前走去。雾气越来越多,又绕过一片树丛,他蓦然发现自己站在了一片林间空地上。

空地正中是一个白雾蒸腾的……水池?

玛门背对着他,外套已经折放在一边,此时正在脱贴身的黑衬衫。奥斯瓦尔德看着那个并不宽厚的、似乎毫无防备的背影,一瞬间瞳孔缩...

© -ForestCa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