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见了
森林的失眠

田野的睡梦
————

以下没发生在我身上但是基友遇到了就得说一说

忍不住排

色天_一只貔貅:

本子吧,不是只有文字是钱谢谢


再说,文字质量不一样,我拿一本新华词典复制黏贴给你40w字和写成文章是不一样的,谢谢。再说了,什么叫“都是瑟兰迪尔同人”,文字和文字质量不一样谢谢,虽然我没法说两本书叫什么,但是你自己也能掂量出来重量吧谢谢。


时间成本也是成本谢谢,虽然同人本普遍都不考虑这个但是有的东西是切实存在的谢谢,作者愿意把这个成本怎么折价送都是作者原意,你没有权利让她无价送谢谢。


一个本子里有几张插图有没有人设计都是要钱的谢谢,有的本子长得如何,你再和这本40w的比比,我tmd谢谢你啊。


什么叫“定价不贵”,嗯哼...

你若写书照格式,不如不作写书人

写得不错,想写文的值得借鉴。

香桦君:

前些日子遇到一个作者,他的文刚扑街,找我来讨论文章应该如何写,为何写到一半就会卡得写不下去,剧情怎么想也想不出新意来。


我跟他说让他考虑一下先写一个大纲,然后他说他不会写大纲,我说让他百度搜索大纲的写法,他说:“太麻烦了,反正我写大纲也一定会偏掉,索性不写也罢。”


我说这就怪不得别人了。


他问我说,你既然是当编辑的,那你肯定知道有什么题材比较容易火吧,你有没有合适的大纲,求分享给我一个,我照着写吧。


他说他知道网络上有很多速成的公式,很多写文的指导,他照着那个写,只要大纲好一定能成神的。


我当时...

写手杂谈向二十题问卷

有空写

-三千秋-:

跟普通的问卷不太一样,跟普通的二十题也不太一样。取用随意,请注明出处。

1.请写下喜欢的颜色

2.请写下一个喜欢的名词

3.请写下一个喜欢的形容词

4.请写下一个喜欢的成语/四字短语

5.请写下最偏爱的季节,并写下一段关于这个季节的话

6.请写一段间接表现“热”的段落

7.如何描述“光影”?

8.请随意描写一种植物

9.请以一段对话表现一个人物的性格/一段剧情

10.请摘录一段你喜欢的歌词/诗句/文章

11.认为自己的文风最像哪首歌的风格?

12.写几句童话吧

13.写几件很酷的事情

14.描述自己曾经的一个梦

15.描述自己喜欢的一个电影镜头

16.描述自己喜欢...

以一位作者的身份,我请求你不要倒卖/收购无料

MK_kira〜:

这种事情每次遇上都很心塞/w\
作者做的无料如果最后是要被倒卖的,何不TA自己拿去卖?保证收益能支持成品的数量,保证更多同好拿到。
做无料大概就是抱着一种分享的心情。
之前有基友跟我谈过无料到底是因为它不够好所以才退而求其次而成为无料的还是因为它足够好才让作者迫不及待想要跟同好分享而成为无料的,我想,更多的是后者。
毕竟,我愿意相信,免费的永远是最好的。
而倒卖无料的行为就是在作者那种迫不及待想要跟同好分享的心情上迎面泼了一盆冷水。
那些不尊重作者本意的人,我希望你们能管住自己的手,把那些无料留给真正想要它的人,你拿走它是因为它是你所喜欢的而不是因为它是免费的。

顺带一提,盗印无...

暗搓搓吐个全职的泡。

莫文蔚的《爱》感觉特别适合王乔(我的cp就是这么冷)小乔单箭头部分。
然后就是《白月光》……我很惊奇没人用这个做伞修的mad呵呵呵(。

天晨破晓,人生短日

[FATE团 · 原创]
Servant  Caster: Urbain Grandier

你做梦了。
这是一个不停穿梭变幻的、长长的梦境……

最初是乡间朝霞未散的黎明。你看到一个拎着提箱的12岁左右的男孩,扳着秀美的精致面庞,还未充分发育的身材裹在布料沉重的厚斗篷中,甚至会让人误以为他是个女孩。他在清晨寒冷的空气中离开沉寂已无家人的庄园——只有老管家在门口恭送着他,任由马车带着他向着未知的未来驶去。

下一瞬间已经是在一个高大宏伟、金碧辉煌的学院殿堂当中;男孩长高了一些,出落的更加俊美,身上仍带着些许稚气,却已经遮挡不住散出的锐气。他毫不怯懦地面对一整个高席上...

跨年倒计时

[FATE团 · 原创]
SERVANT  ASSASSIN

灯火恍惚的街头。
这如此繁华又如斯寂寞的城市。
这不属于他的时代。

他穿着并不起眼的风衣,走进门脸并不起眼的酒吧。
墙上的闭路电视正在播放等待着倒计时的时代广场。酒吧里弥漫着食物和各种酒水散发出的浓郁气息,被热气烘的让人一时都觉得睁不开眼。
越过喧嚣的人群,他找到了他的目标。那个在吧台角落独自买醉、穿着灰扑扑的黑色大衣的颓靡男人。
他谨慎地选择了离男人不近不远的位置坐下,要了一杯普通的麦啤。
酒保将特大号杯砸到他面前,露出略发黄的牙齿一笑,“多的算我请客,新年快乐。”
他点点头,算是接受了这特殊时刻的好意。

“...

奇迹

[西幻 · 原创]

马戏团那一连串长长的大篷车抵达这个小镇的时候,季节还是早春,然而搅起的波澜却足以让镇上的温度都上升了几分。
从异乡带来的五光十色的新奇商品、零食,还有小型的娱乐设施,让大人孩子都好奇地睁大了眼睛——是的,你以为灵活又务实的团长会放弃这种大好的商(Keng)业(Qian)契机吗?马戏团从来不仅仅是马戏团。

暮色降临,年轻的女士们矜持地挽着男伴的手漫步着,而小孩子们则嬉闹喧哗着,沾着一嘴一脸的糕点零食渣滓奔跑着。在这一切的热闹中心自然是那顶最高最华丽的大帐篷:马戏的主表演场。

“好了,去玩吧。我相信你肯定丢不了自己的。”Kent半开着玩笑,将一手握着零...

参禅

[剑三 · 佛花]

佛堂里只有他一人。
他坐在佛像前,静静地抬头看着佛祖慈悲的表情。那用石质凝固的微笑的嘴角,却又那么生动。
这样凝固了千百年,仿佛浮生三千世,在其眼中都如沙尘,瞬息而过,熙熙攘攘,却不着痕迹。因此也什么都可以被原谅,被包容。
他就这样注视了许久。檀香的烟冉冉地在殿内升起,盘旋,带来安详的气息。明暗的光线透过窗格,投到他鸦青的长发上。
光线渐偏,渐偏,天色渐暗,直到月光替代了日光,在佛堂内的石板地上投出一格一格清冷的光。
他端坐的姿势没有改变。
“如果在这里参上十年,能不能参透什么呢。”
轻声的问句,没有人回答。
虽然那个人——那个对于他而言就如乐曲最终徐徐的定...

心有归处

[剑三 · 双花]

战事吃紧。
这是漫长战线中最为危险和吃紧的一处所在。
一次一次的冲突,一批一批的伤员送回来。军营里一直处在忙碌和嘈杂之中,无日无夜,将校们大声的呼喝此起彼伏,传令兵们小跑着匆匆而过。
这样的日子已经有半个多月了吧?星楼一边面无表情地绞干沾染着血迹的净布,一边模糊地想着。
看病几乎已经成为机械的动作,在严重睡眠不足地情况下,所有的动作都几近依靠经验本能地完成。难得这样他居然没出什么太大的差错。
可是也已经快到边缘了……

营外又是一片喧杂。
难道又有新的伤员送到了?默不作声地在心里叹了口气,他随手用冷水抹了一把脸,深呼吸了一下。
目前这一片营里全靠他,他没有倒下...

© -ForestCat- | Powered by LOFTER